您现在的位置:2021开奖记录结果查询 > 园丁风采 > 名师工作室 > 于葆青 > 正文内容

返乡青年刘超:做父亲的搭档,关心粮食和蔬菜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1-04-22 浏览次数:

   如今的刘超,脸上带着阳光的颜色。

   像她亲手种植的胡萝卜一样,深深扎跟在家乡的土地上。 作为职业农民,刘超一直备受关注,大学生、返乡创业、农民,这几个标签一直围绕着她,从2015年到现在,六年时光流转,刘超对这些标签也有了不一样的态度:最初还挺敏感,会憋着一股想要证明自己的劲头儿;现在的她只会笑笑,更关心地里的萝卜、大棚的蔬菜、网售的地瓜。

   回家乡、回李鹊都市白领变成职业农民2011年,从山东师范大学毕业后,刘超进入一家国企做项目财务,成为一名标准的都市白领。

   刘超说那时的自己也算不上爱打扮,但“偶尔还是会穿穿高跟鞋,化个妆啥的,也比现在白一些。 ”不施粉黛、自然麦色皮肤的刘超抖了抖身上穿着的肥肥的毛衣,弯着眼笑了。 工作稳定,但刘超性子中有股爱闯的劲儿,这份白领工作并不能让她满足。 2015年年初,她下定决心,回到家乡干农业。 除了性格原因,也有为家人的考虑。 原来,在2013年刘超的父亲刘廷义正式注册合作社,批量生产胡萝卜,出口韩国日本。 “无论是买物资还是卖产品,都需要大笔资金,我爸年纪大了,对从网上转账啥的操作不放心,也不会。

   ”刘超无意中听说父亲有次为了给肥料供货商转账,在银行排队等了一整天,“如果我能在家帮他,可能他就不用为这些事儿辛苦了。 ”最初因为对农时农事了解不够,参考公司打卡考勤制度,错过胡萝卜放风时间造成成片枯死;因管理技术不到位,试验种植的3亩国外进口胡萝卜,几乎无收成……这对刘超挺打击,好在她不服输从,积极参加当地农业部门开展的管理种植技术培训班,与农技专家面对面交流,同时也积极听取父亲的意见,参考父亲的经验。

   在这个过程中,刘廷义也对女儿刮目相看:闺女对新知识、新品种的接受能力更强,更不用说逐步步入正轨的网上产品销售,而且闺女回来后,他再也不用在银行一蹲一天,闺女在网上操作方便快捷。

   同时,农场“稳中求进”的发展规划也更加明确。

   刚回来的时候,每次下地,刘超都会“全副武装”——用草帽围巾把自己裹严实,防晒。

   这常常会换来父亲的呵斥:干啥没个干啥的样。

   即便是支持自己返乡创业的父亲,对当时的刘超也有过怀疑,不确定女儿能不能在这一行里扎根下去,毕竟干了大半辈子农业的父亲太清楚其中的辛苦。

   “现在他说我接地气了。 ”说起如今父亲对自己的评价,刘超笑的弯弯地眼睛里透着骄傲。 网上销售农产品也非一帆风顺但她深信网络会给农产品销售“加码”做财务工作的时候,刘超就已经接触到电商销售。 当时,她和朋友合伙开了家网店,主要售卖高档咖啡具,回头客不断。 刚回到家乡那会儿,刘超想着把网上销售这套搬到农田里来,试水农产品电商,但最初并没有想象中顺风顺水。

   由于农产品本身储存、运输等不具备优势,加上农产品消费人群与高端咖啡壶消费人群不同,原有的网店销售经验并不完全适用。 “比如我们在网上卖红薯,个头大小、外观形状等等,都可能会成为消费者不满意的点。 ”在网上卖咖啡壶,几乎没有顾客反馈不满意,而在网上卖农产品,刘超常常会收到意料之外的反馈,“有的问题是我们能改进的,比如包装等等,有的确实是无法避免的,比如运输过程中造成的重量变化等等,只能耐心跟客户解释。 ”刘超一直坚信网络销售会给农产品“加码”。

   她和父亲经营的广饶县张守凤家庭农场有限公司,是一家集养殖、种植于一体的现代化生态循环农场,农场共流转土地2000余亩,主要种植胡萝卜、地瓜及其他蔬菜、粮食作物。 在稳定订单农业的同时,通过建设守凤农场电商自有平台,开设淘宝企业店铺,对接宅配平台等方式,积极拓宽销售渠道。

   “我们的产品质量有保证,应该能卖出更好的价格,卖到更远的地方。 ”刘超也在琢磨如何改进,从网店内容设计到产品定位再到进一步的加工等,她都力争产品和网店的销售模式配套,与此同时,她也拓展网络销售渠道,“社区团购开始起来的时候,我们就结合这个,推出我们的产品,效果还是挺明显的。 ”尽管是和父亲“搭档”,但刘超和父亲看问题的角度并不完全一致。

   比如,对于当年哪种蔬菜的价格能高一些、哪种蔬菜会亏得厉害,刘廷义常常和同行打几个电话,琢磨下周边种植规模,心里差不多就有结论了,而刘超对这些的判断,来源于网络,例如自己常用的网购平台首页推送,“推送多、价格低,就说明这一季种的多,形势不大好。 ”“挣了钱,去城里花”她愿意做这样一个返乡青年典型2020年年底,刘超参加了东营市组织的职业农民职称评审。 当时,记者在现场想“抓”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评审人员进行采访,东营市人社局的工作人员当即推荐了刘超,理由很简单:大学生、返乡创业、职业农民。 两年前,刘超的父亲刘廷义通过了东营市第一批职业农民高级职称评审,彼时,候考室里黑压压的人几乎都是刘超的叔叔伯伯辈。

   这一回,刘超上“考场”来晋职称,“打眼一看,年轻人多了”。

   晋升高级职称的名单公布后,没有刘超。 两个月后再见,这件事儿似乎对她没啥影响,“我知道这次没评上高级的原因,我个人能力水平确实是有欠缺的。 这两年其实我已经陆陆续续得到了政府给的各种荣誉,但这些荣誉并不能代替专业知识。 ”刘超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知。

   荣誉接踵而至,刘超也成了“典型”,每天她要忙碌的不止农场、大棚,还有很多农场之外的事情,这耗费了她不少时间和精力。 “如果我的行为在社会上能形成带动引导作用,我是愿意做这个示范、做这个典型的。 不是说只有写字楼、格子间才体面,大学生返乡创业是可行的。 ”回乡前,她的工作地点在上海市普陀区,时尚与繁华触手可及,她自身也隐隐有种“职业的傲娇感”。

   回乡后,每日打交道的变成了甘蓝、胡萝卜、红薯和贝贝南瓜,带着写字楼里少有的泥土味儿。 家乡的土地没有辜负刘超的付出,她爽朗地笑着说“挣了钱,去城里花”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